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动态 > 审判研讨
论法官遴选制度
作者:海晏县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8-02-28 16:54:02 打印 字号: | |

海晏县人民法院 

 

 

论法官遴选制度

 

 

 

 

 

 

 

 

 

摘要 

为了在当代社会中,更快更好地实现依法治国的法律治理国家。需要在现有的司法体系中尽快实现司法独立以及司法公正。而其中,法官就成为其中最为重要的司法保障。为了改变当前法官任职资格过低、工作素养良莠不齐,遴选制度程序设计不合理,受地方政府影响而行政化的现状。本文提出,要针对当前国内的实际司法体制,对法官遴选制度进行完善和改革,从而规范化法官的推选和任用过程,提高法官任职资格,加强针对法官的职业培训机制,实现“依法治国的”战略方针。

关键词: 法官遴选;司法考试;任选制度

 

 

 

Abstract 

In order to realize the rule of law in the modern society, the rule of law is better and better. Need in the existing judicial system as soon as possible to achieve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judicial justice. Among them, the judge has become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judicial protections. In order to change the current judge appointment qualifications are too low, work quality varies greatly, selection and the design of the system is not reasonable, affected by the local government and administrative status. To in view of the current domestic actual judicial system, the judge selection system to improve and reform, so as to standardize the judge selection and appointment, improve the qualification of judges, strengthen for the mechanism of professional training of judges, the realization of “rule of law” strategy is proposed in this paper.

Keywords: Selection of judges; judicial examination; Optional system

 

 

 

目录 

摘要 1

Abstract 2

第一章 绪论 5

1.1.研究背景 5

1.2研究意义及目的 5

第二章 国内法官遴选与任免制度理论概述 7

2.1 法官遴选制度的界定 7

2.2法官遴选就职资格要求 8

2.3法官遴选程序 9

2.3.1法官的选举 9

2.3.2法官的任命 9

第三章 我国法官遴选制度存在问题及原因 11

3.1 初任法官资格要求较低 11

3.1.1 专业学历要求过低 11

3.1.2工作经验要求较低 11

3.2法官培训体系设置不合理 12

3.3 法官任选体制存在弊端 13

3.3.1法官选任日渐行政化 13

3.3.2法官人民主体前后矛盾 13

3.4法官晋升渠道过于狭窄且竞争激烈 14

3.5法官遴选缺乏相应的保障机制 14

3.6法官遴选制度公务员化严重 15

第四章 我国法官遴选制度的建议和对策 17

4.1提高法官任职期限和年龄要求 17

4.2完善法官职业培训机制 17

4.3设立统一的法官遴选机构 18

4.4建立科学的法官遴选程序 19

4.5完善法官遴选制度的配套制度 20

4.6加强法官遴选的监督 21

总结 22

参考文献 23

 

 

第一章 绪论 

1.1.研究背景 

近年来,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社会主义政治经济改革的稳步推进和法治观念提出、贯彻与落实,司法对社会的调控和对权利的救济功能日益凸显,人们对司法公正与效率的呼声越来越高。法官作为判决的主体,优秀的法官就意味着“清静的水源”,是公正判决的保障。虽然近几年我国一直都在倡导和实行司法改革,也取得了一些可喜的成效,但是层出不穷的司法腐败现象,使我国的司法改革面临严峻的挑战。我国法官遴选制度存在如下弊端:对法律专业学习资历要求过低,弹性过大;法律工作经历认定范围过宽;职业培训资历要求或缺;法官遴选程序不规范;缺乏专门的法官遴选机构等弊端。

因此,法院遴选制度作为法官的入门制度,是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推动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具有重大意义。尽快构建一套规范化、科学化、现代化的法官遴选制度,已成为我国建设法治国家的重要环节。该制度设计的根本目的是从社会挑选出优秀的法律人担任法官,以确保被遴选出的法官能够客观、中立、公正的行使审判权,运用其专业的职业语言、知识、技能将本本上的法适用于具体的案件,解决纠纷,实现法律的维护秩序功能,实现社会正义,从而为建设法治社会提供一支卓越的司法队伍。因此,对法官遴选制度进行改革,不仅是推进我国法官职业化的必然要求,同时也是实现法制现代化的必然选择。

1.2研究意义及目的 

法官职业化建设在中国是一个长期的历史的过程,其基础和关键是建立科学严格的法官遴选制度。建立法官遴选制度的意义在于,摒弃法官职业准入的随意性和大众化,严格法官队伍的“入口”,一方面确保准入的人员具有良好的条件、较高的素质;另一方面确保不合格的人员进不了法院,当不了法官。没有严格的法官遴选制度,就不可能保证法官的高素质,更谈不上法官的职业意识、职业道德、职业技能和职业形象。

鉴于此,本文的研究目的在于,对我国目前基层法官遴选现状—包括立法中存在的问题以及实践操作中的不足—进行观察与总结,对现象背后的种种原因进行探析,结合外国相对完善的制度,尝试对我国基层法官遴选制度的完善提出建议。论文重点部分在于,提出完善我国基层法官遴选制度的立法建议,并对如何完善法官遴选的准入条件、程序等具体问题发表自己的一得之见。

 

第二章 国内法官遴选与任免制度理论概述 

2.1 法官遴选制度的界定

顾名思义,所谓法官“遴选”是指通过谨慎认真的从司法从业人员中选拔条件优秀、符合资格、能力突出的人担任法院中的法官一职,而法官遴选制度则主要包括对法官进行筛选,以及与之相关环节的安排、设计的整个过程,可以分为选拔资格以及筛选制度两部分。其中法官遴选的选拔资格表示法官就职这一岗位所需要的条件要求,诸如国籍、考试认证、工作年龄、在职经历、司法从业经验等等限制性较强的因素。而法官筛选制度则包括了法官主体本身、法官遴选程序、以及后续法官任免、晋升等一系列过程。因此在法官遴选这一制度需要多方机构的共同参与和审批通过方可执行,这其中就包括代议机关的审核与监督。

同时,作为司法机关维持正常高效运行的关键保障,法官遴选制度对于发挥司法体系应有的作用有着至关重要的制度保障。而且该制度在执行过程中,会牵涉到遴选人员任职以前的教育经历,从业资格,以及任职以后严格的司法培训与考核体系,从而构成一个完美的司法人员认证和遴选的过程,为国家社会输送具有高质量、司法素养、良好司法知识的优秀法律从业人员。在该过程中,一方面,司法教育的职业化培训可以帮助法官候选人才获得充足的知识储备,达到司法考试的资格选拔条件;另一方面,随着后期考核与培训体系的加入,则会丰富其司法工作经验,培养扎实的司法基础。此外,考虑到法官在整个司法审理体系中所背负的法律责任重大,还需要在就职以后的工作考评中,对其职业道德进行深入的考察和监督,并通过硬性的道德标准来确保法官就任以后满足工作考核达标的必要指标。

而从法官遴选制度的设计意义上来说,是为了在标准统一,原则明确的基础上,通过司法考试,机构认证来帮助各级政府法院部门遴选优秀的法律从业人员担任法官这一职位,从而帮助更快更好地建设与实现中国现代社会中“依法治国,依法行政”的宏伟目标。

2.2法官遴选就职资格要求

2001年6月30日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的决定》,对法官法进行了修改,将学历条件提高为“大学本科”,提出了“法律工作经历”的标准,确立了通过国家统一司法考试为法官职业准人条件,严格了法官任职资格,从而促进了科学的法官选任机制的形成。

2008年8月14日,我国中组部颁布了《法官法》,以及《公开选拔初任法官、检察官任职人选暂行办法》等相关文件,其明确规定两个在法院中任职法官必须具备以下几个条件:

1、国籍隶属中华人民共和国,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年满23岁,身体健康。

2、政治觉悟优秀、政治工作表现良好,品行优异。

3、符合从业要求的司法教育学历:毕业于高等院校,且所学专业为法律专业,高等院校非法律专业出生的本科生,但是具有相应的法学知识,并且一直致力于从事法律工作,且工作期限满2年及以上者。从国家颁布的《法官法》中相关规定可以看出,其已经逐渐开始放宽法律从业人员在学历上的要求和限制,如果因为特殊原因学历方面无法满足遴选标准时,如果被最高人民法院审批仍然通过的话,那么在特殊时间段内,对于遴选人员的学历可以调解为专科毕业生学历。但是相应的,像这样极为特殊的情况必须要受到其他因素的严格限制,比如说,第一,该人选的审批工作必须要征得最高人民法院的同意,且必须通过方可;第二点,这种特殊情况的时间期限是有限制的,职能在该段时间内完成此项工作,超出则无法通过,这样的规定是为了控制其中有一些地方法官趁机钻空去不同的区域长期任职的情况发生。另外,从《法官法》中并没有对高等院校毕业生的法律专业知识划分出明确的等级鉴定标准这一模糊界定可以看出,国家现阶段很多偏远农村地区尚处在发展阶段中,法律人才缺口严重,如此做法是为了更好的遴选出优秀的法官到当地法院就职,以支撑当地政府法律机构正常运行。

4、要就必须要经过统一司法考试的认证,并获得国家司法机关所颁布的资格从业证书。

5、具有相应的法律工作经历:要具备担任初级法官资格者,其必须在司法单位中有经历两年及以上工作经验方可;而要具备担任中级法官资格者,则必须在司法单位中有三年及以上工作经验;要具备担任高级法官资格者,必须在司法单位中有五年及以上工作经验;要具备担任最高人民法院中法官资格者,必须在司法单位中有8年及以上从业经验。另外,如果有在高等院校法学专业继续深造,荣获硕士、博士学位者,或者所学专业非法学出生,但仍然具有相关法律知识者那么相应的可适当降低从事法律工作经历的年限,但最终结果仍然需要遵循《法官法》的规定期限。最后,如果在个人履历中有发现从事非法活动而犯有刑事责任,或者被相关就职单位开除者,一律不得担任法官。

2.3法官遴选程序

在我国所颁布的有关法官遴选制度的《宪法》、《法院组织法》和《法官法》等相关法律文件汇总,其明确规定了目前国内法官的遴选程序,具体来说,除初代法官可能仍然需要经过报名、资格审查、司法考试、并经过正规考察与体检外方可担任以外,我国初代法官以外的遴选和任免程序主要分为以下两种:

2.3.1法官的选举 

在我国,人民法院院长(地区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除外)采用选举的方式产生。其中,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地方各级人民法院院长由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在民族自治地方设立的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的院长,由民族自治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

2.3.2法官的任命 

地区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以及各级人民法院的副院长、庭长、副庭长、审判员和助理审判员采用任命的方式产生。第一、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和审判员由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命;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和审判员由本院院长提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命;在省、自治区内按地区设立的和在直辖市内设立的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根据主任会议的提名决定任命,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和审判员由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提请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命;在民族自治地方设立的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和审判员由本院院长提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免。第二、人民法院的助理审判员由本院院长任命。第三、军事法院等专—门人民法院院长、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和审判员的任免办法、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另行规定。

 

 

第三章 我国法官遴选制度存在问题及原因

就目前来说,我国司法体系和相关司法人员的管理制度中仍然存在着各种各样缺陷与问题,特别是现如今在社会上被民众爆出的许多冤案,更是直接反映出,我国当前在法官遴选制度上的完善工作仍然不够,本文主要从以下六个方面来对其进行论述。

3.1 初任法官资格要求较低

3.1.1 专业学历要求过低

根据最新《法官法》所出台的条例,在遴选初任法官时,其对学历的要求仅仅限于高等院校毕业的本科生,但是并没有对该本科生所学专业进行严格的限定,只要具备一定的法律知识储备仍然可以有资格当选法官。从帮助我国尽快完善和设立完备的司法机构及行政管理体系来说,放松对学历的要求有助于该目的的达成;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尽管这种不过多限定学历的做法有利于帮助为其它院校,甚至其他专业的毕业生提供担任法官的就职机会,但是其同时也就使得从事法官这一份工作的就任门槛大大降低,很多本来就缺乏系统法律知识体系教育和培养的法律从业人言,由于并不具备应有的法律素养,即使他们成功地通过了经国家司法部门认证的资格考试,这仍然不代表其已经具备了较强的法律意识和判断思维的能力。从现阶段中我国法官遴选的过程来看,很多拟任法官的法学本科生多半还不能很成熟的运用法律知识对案件进行审查和处理,从而大大降低了法官从业队伍的整体司法素养。

3.1.2工作经验要求较低

从我国当前阶段所颁布的《法官法》中所规定的内容来看,凡是已通过司法资格考试者,只需要在司法庭审部门中担任相关基层职位大约1到3年的时间,就可以在该院院长的批准下成功晋升为具有最低职务的法官。这种过于简单的任命程序和做法,将会使得本来需要累积大量司法案件及社会经验,方可胜任该职业的遴选制度,瞬间被过快的晋升之路直接破坏,也造就了现今很多地方法院的法官不仅办案效率低下,而且案件审理质量低下,常出现一些具有重点失误的冤假错案,比如近期在河南省人民法院里所出现的“逃税案”、“保姆偷盗手机案”,其充分说明了一些司法工作经验严重匮乏的法官,在审理案件过程中,不仅毫不严谨,而且屡屡出现被外界质疑推翻最终审理结果的现象。这也说明了这些法官无法在一些复杂的案件中做出公正明智的裁决。

3.2法官培训体系设置不合理

在我国,有关法官培训,主要可以分为两种形式:第一种是任职之前所进行的预备法官培训,第二种则是在任职期间的在职培训。第一种法官培训形式要求所有具备法官任职资格的司法从业人员,按照已有的规章制度在被遴选为法官以前进行集中地任职培训工作,时长为1年,这一阶段有可以再细分为脱产学习和实习等两个阶段。但是,就眼下国内对预备法官培训体系的建设情况以及最终所达到的培训效果来看,其仍然无法满足司法体系原有的预期培训标准。具体而言,其主要存在于下面几点问题上:第一,对于初任法官所设置的培训课程,太过保守和死板,主要以讲法律知识和理论教学为主;第二,则是因为这种培训机制所沿用的培训方法太过传统老化,本当通过讨论以及思辨来深入学习案情分析及审理的过程,完全变味了填鸭式的,既无互动也无课间交流的培训方式;第三,很多法院在对培训课程体系进行管理时,力度不够,大部分地区的法律从业人员在脱产培训期间,根本没有认真学习,反而将其视为是变相的长假,到了真正需要实打实的模拟法官工作的实习阶段,就更是抱着蒙混过关的心态混日子了;四是培训结束后的考核不严,无论是平时考核还是结业考核,其最终的成绩和结果都不论算作是晋升法官,职位变动的考虑标准,这场意义重大的培训也就成了走走形式的过场而已。

3.3 法官任选体制存在弊端

3.3.1法官选任日渐行政化

受到人事体制的制约,目前很多地方法院在法官选任这一问题上,存在着行政化、地方化的严重问题。具体来说,由于法官的任免需要经过司法机关中的行政机关的管理,任何时候,凡是需要选用和任免的法律职员,都必须被相关人事单位批准与同意以后,才可正式生效。而且,出院长以外,其它职位包括庭长、副庭长、副院长等职位的人事变动都需被主管人事的行政单位加以考核和审查,经其通过才可执行。但是行政单位的相关工作人员根本不会主动了解和关注法院内部人员变动背后的成因以及复杂背景,完全按照上级指示例行公事而已,最后本应当在后续任命中跟着落实和调整的监督管理工作也未能尽职尽责的完成,从而使得法院任免法官的权利完全被行政单位所把控,根本无法进行独立审判。

3.3.2法官人民主体前后矛盾

大部分时候,我国对于人民法院或者地方法院中司法审判人员以及初任法官的任命,都交由现任法院院长决定和完成,至于司法审判员及以上工作职位的任免权,则掌握在当地人大常委会手中,这种职位等级不同,任命和遴选决定权不同的多元化主体结构导致其出现了很多问题,从一方面来说,它将很容易使得法院中对法官的任命太过随意而不受控,而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其也会使得法官的遴选过程变得过于地方化。而且,这种由于人民主体前后矛盾的特点,其将会使得法官候选人被任命以后,很少会有担任该职位时心中对于法官这一职业的责任感以及法律意义上的使命感。因而,这种遴选国家法官的过程渐渐被地方政府所影响和同化,极大的影响了司法职员任命的独立公正。而且由于遴选法官的程序都是按国家公务员的标准来进行的,这种过于官方的公务员形式的选拔法官的方法使得其同国际上法官任免的主体原则大相庭径,也不符合遴选制度的科学合理的发展规律。

3.4法官晋升渠道过于狭窄且竞争激烈

从目前世界各国家在法官遴选过程中所采用的选任制度上,可以看出绝大部分国家对于法官的晋升制度都划分了明确的升职条件,包括任职期限、工作表现等等因素,都被纳入到晋升过程的考核因素中来,其所呈现出来的是一种逐渐晋升的过程。但是,国内的法官晋升过程则截然相反,一般来说,我国法官如果被行政单位调整职位,进行晋升,至少需要走三道以上的认证程序,一要对该法官就职法院的人事部门进行考察,二要对相应的党委组织进行考察,三要经过当地人大常委会的共同选举。只有在以上三道程序皆通过以后方可完成整个晋升和任命的过程。然而这种过于公务员化的晋升机制将会使得法官和法官之间的行政关系过于紧张,很多法官为了职位上的争夺,常常会在司法工作中明争暗斗,逐权夺利。这样的恶性竞争关系不仅使得法官之间人际关系变得越发疏远,而且还是得很多法官失去了对工作应有的进取心和责任心,完全将自己沦为行政管理体制中的服从者和被动管理者。以至于经常会出现,很多老一辈法院司法人员退休或者因为各种原因被免去职务以后,那些较为年轻,且缺乏经验的法官随之而晋升到一线工作岗位上执行司法工作,进而出现了人才资源浪费情况严重,司法从业人员审案压力巨大的现象。

3.5法官遴选缺乏相应的保障机制

我国针对法官的保障机制存在着很多不够完备的地方,具体来说,可以分为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对法官人员的身份保障工作做得不够到位,尽管相关文件已经明确提出了法院本身和法官这一身份的独立性,但是却并没有具体的针对法官的其他方面,诸如法官任期等给出详细完备的身份保障制度,缺乏应有的法官任免权以及财政管理权,只能成为很多地区政府的行政单位,并且受到地方政府行政部门的直接管辖和控制。

其次,无法做到法官在职务上的保障。站在法律的角度上来考虑这一问题,会发现法官根本没有独立的审判裁决权,反而往往会受到其任职法院内部各项组织部门的利益争斗的影响,有时甚至还会受到上级领导的约束和管制,根本无法充分利用法官应有的法定权力对案件进行审判。

最后,是无法满足法官的财务保障。我国绝大多数地区需要由地方政府从财政支出抽取部分费用来用于支撑当地法院的正常运行,有些地处偏僻且经济条件不好的地区,其当地法官很难得到来自政府的补贴,根本无法按期领到标准工资。这就使得某些地区的优秀人才过于集中,而相当一部分地区则处于人才匮乏的局面之中,而随着这些年里民间案件的逐渐增多,法院内部人员的办案压力越来越大,而薪酬如此低的工作待遇更是让原本就不多的优秀法官选择直接放弃。

3.6法官遴选制度公务员化严重

关于遴选制度的公务员化现象,主要可以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法官遴选程序的设计完全参照公务员的选用标准。首先,从法官和公务员所担任的职位及义务来讲,其隶属于两个截然不同的工作职位,因此,法官和公务员所需要的任职资格和工作能力的要求也是完全不同的,更不用说其工作职务的内容,而且法官在法庭上进行案件的审理时,处于被动行使职权的状态。而公务员则处于主动状态;法官力求在行使司法主权时保持客观公正,不能违背已有的法律观念,而公务员则更多的是权衡利弊,主动地在自身工作职务中处理公务。

2)法官遴选程序不健全。尽管我国已经颁布了许多针对法官职务的文件说明,对法官遴选程序给予了政策上的规定和支持,但是目前很多法院对于法官遴选这一程序的完善工作仍然不够,很多地区仍然沿用了公务员招录的形式来选任地方法官,这种收效甚微的选拔制度根本没有在全社会公开进行选拔要来得公正合理。很少采用面向社会公开进行选拔的方法,即使采用该方法也完全忽视了很多职业经验上的审查,而且当前法官的遴选方法仍然过于单一和死板,没有考虑到法官职业的特殊性。

3)没有设立专门的法官遴选机构。与许多法治国家相比较,我国目前缺乏这种专门机构,导致在法官遴选过程中出现遴选程序不规范、不公开透明、遴选法官的标准不统一等问题。如果设立一个专门的法官遴选机构,则可以促进法官遴选工作的规范化,有利于保障优秀的人才进入法官队伍。其职责主要是对法官人选资格进行审核和备案,以便法官任命主体做出合理的任命。

 

第四章 我国法官遴选制度的建议和对策

4.1提高法官任职期限和年龄要求

一直以来,我国各级地方法院中法官这一职位都被过于行政化,法官受限于当地政府的管理之中,无论是审判权还是财产权都被迫独立开来,而其内部管理机制则完全处于一种服从和被服从的状态之中,因而法官在该过程中被同化为是政府行政单位中的职员。就连选任程序都是参考行政职员的工作要求和资格条件,从而破坏了法官这一特殊职位存在的独立性。因此,基于这种职业的特殊性,本文认为,要想提高法官任职的工作资格,可以从任职期限以及工作资历进行改变。就任职期限来说,要求初级法官在司法岗位中的工作年限必须按在5年以上,才有资格担任初任法官;从事法律工作满10年以上者,才有资格担任高级人民法院的中高级法官,在高级人民法院从事律师或者司法庭审工作15年以上者,才有资格担任最高人民法院的高级法官。从工作年龄上说。在基层法院担任初级法官者必须年满28周岁以上;在中级人民法院担任法官者必须年满35周岁以上;在高级人民法院担任法官者必须年满35周岁以上;在最高人民法院担任法官者必须年满45周岁以上。

4.2完善法官职业培训机制

要想取得法官任职资格,就必须要求从业人员有接受过司法体系中法官职业培训等相关经历方可。对于该做法的具体实施过程,本文认为可以仿照国防体系中培养国家法官的课程设立规范对其进行培训,如果候选人正式通过培训课程所设立的结业司法考试后,如果其有志于担任法官一职者,则可选择在法官学院进行就读,最后通过学院考核以后还需要进行就任前期阶段中的职业化培训课程。同时为了选拔出更加优秀的法律从业人才,需要采用统一选拔的考核方法来建立公平的竞争机制,并适当提升入学的淘汰率,降低毕业率,通过严进宽出的入学培训原则,保证整个培训体系为学院带来的最终培训效果。其中,具体培训期限可设立为2年,一旦入学培训结束就给所有的学员安排考核,其中成绩合格者方可担任地方政府中的初任法官。

另外要想进一步对法官职业培训阶段中各项课程的安排以及培训机制进行更深入的完善和加强,可以在现有国家规定的基础上,在当前国家最高人民法院下,直接设立法官学院和分院,在高级人民法院下,直接设立省级法官培训学院、进修学院等,在市级地方法院下,直接设立法官培训机构。这样一来,从最高人民法院到地方人民法院都会有专业化的法官职业培训渗透到遴选法律优秀人才的整个过程中来。但是由于培训机构所承担人才培养的任务会更多更重,过于集中于国家法官学院等机构,所以笔者提出,可以通过全国各省、市、直辖区、自治区等来分担来自高等法院培训学院的学员压力。与此同时,还要在全国范围内对学院进行任务的统一分配,但是为了保持培训工作的权威性与合理性,起主导地位的培训机构仍然是由最高人民法院所领导,各省市地区等遵循工作安排,来共同完成最终在其所辖区域里的法官职业培训工作。

基于目前我国法官待遇普遍不高,权利保障不充分,行使职权难以独立的状况,法官职位的吸引力不容乐观;但是,随着我国法治进程步伐的加快,司法权威将进一步得到确立,法官职业化、精英化将从制度上得到保障,法官作为社会中高素质、高待遇、高地位的群体将成为许多人的奋斗目标。根据我国的现实状况,每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成立一所法官学院的软硬件是具备的,特别是要充分利用现有的资深法官,他们是一支重要的培训师资力量。

4.3设立统一的法官遴选机构

本文认为,可以通过在中央地区构建一个统管全国各地区法官遴选程序的委员会组织,并接着在各省份地区设立分委员会,与此同时,无论其管辖范围内哪一个省要在其行政区范围内遴选法官,都需要受到中央地区遴选委员会的制约和如此就可以通过全国统一通用的选任标准来约束和遴选出分布在全国范围内的法官。

再者来说,遴选法官这一过程事涉当事人以及法院组织双方,因此需要在遴选委员会的基础之上对该过程进行评选,最终结果予以公示,这样一来,法官候选人既可以通过申请的方式加入到选任过程中,也可以经过委员会推选选择竞选法官。而且,申请人透过委员会也可以随时了解全国地区内各法官岗位编制及配额情况,结合自身条件和任职资格进行合理申请与选择,再向委员会提出申请以后,会经由遴选委员会执行严密的审查和考核程序,最终从一批人中确认出符合考察标准和任职条件的最佳推荐人,担任法官一职;其中的入选结果也会被委员会向外界公开,这样一来,就会使得遴选法官的主体层次得以大大提升。

此外,对于我国遴选法官制度来说,不仅可以通过在法院中选举来产生法官任选,而且还可以直接由相关行政单位任命产生。因此为了避免出现地方行政给遴选法官程序带来的地方化、行政化的影响,本文提出可以将决定最高人民法院以及相应高级人民法院法官任选的权利交由人大常委以及遴选委员会共同决定,并任免法官;而更低层次的中低级法院的法官任免权则交由对应省级遴选委员会和审计人大常委会共同决定,这样一来,其既有利于防止法官司法任免权被地方政府进一步弱化,同时还将使得更多具有光荣使命感的优秀法律人才投身到竞选法官的行列中来,从而帮助提升我国法官队伍的整体司法素养及工作水平。

4.4建立科学的法官遴选程序

统一规定法官遴选的程序,包括初任法官、各级人民法院法官和领导职务法官的遴选程序,建立和完善体现法官职业特点和遴选规律的法官遴选制度。具体包括:

1、拓宽法官遴选的来源和渠道,建立和完善从社会上优秀人才中选拔法官的制度。在坚持法官任职资格条件的前提下,应当积极扩大法官遴选的来源和渠道,除了从法院的优秀工作人员(如法官助理)中选任、从下级法院的法官中选任外,特别要逐步建立和完善从社会上优秀法律人才中选任的制度。

2、领导职务的法官应从法官队伍中产生,提高人民法院管理水平。如前所述,法官是一个职业化、精英化的特殊群体,特殊的职业特点和规律决定了法院的领导层也必须是谙熟审判业务、掌握审判规律的人员。人非圣贤,亦非神仙,其他行业的精英,未必就能成为司法的精英,因此,所有担任领导职务的法官应当从法官队伍中产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领导的素质和能力,提高人民法院的业务管理水平和审判质量。

3.改革现行法官选举和任命机制,确保法官独立地位。为了克服地方保护主义,摆脱行政干扰,应当改变目前我国地方各级人民法院法官由本级人大产生的做法。为此,我们建议:第一,取消选举方式产生法院院长,所有法官以及法院领导职务均通过任命产生;第二,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由国家主席任命;第三,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和审判员,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和审判员由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命;第四,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和审判员,基层人民法院院长、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和审判员由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提请省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命。各专门法院法官的任命参照上述程序进行。

4.5完善法官遴选制度的配套制度

法官遴选制度的配套制度主要是指法官的保障体制。对法官遴选制度较为完善一些国家来说,法官的保障是无微不至的,无论是从物质上、精神上,还是人身安全上。与之相比我国还应从以下几方面进行完善:一是提高法官的工资福利待遇。工资、福利及待遇是择业者最看重的条件,法官遴选也不例外。有较高的工资、较好的福利待遇才能吸引更好、更多的法律人才进入法院。这也是符合市场规律的。从反面来说,有了较高的工资、福利和待遇,也利于司法公正、高效完成,更有利于提高法官队伍的整体素质,保持优秀的法官不向外流失;二是提高法官退休年龄。法官是一项专业性、技术性很强的职业,培养一个优秀的法官往往需要很长的时间,同样对于一个法官来说,经过多年的工作积累和学习才成为一名法官,他们也想在法官岗位上多干几年,实现其应有的价值,有利于提高其对审判工作的积极性;三是完善法官的尊严保障。针对法官的尊严保障,我国刑法中对“破坏法庭秩序罪”的犯罪构成条件应进一步明确,并且在此基础上对法官的尊严应加大保障力度,不仅在刑法中增加如“蔑视法官尊严罪”等。在其他相关法律规范中也应加以规定,从多方面多角度地对法官尊严进行保障。

4.6加强法官遴选的监督

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法官遴选工作的监督是《法官法》的重要内容之一。各级法院的纪检监察部门要安排专人负责本院和下级法院的法官遴选工作,必要的时候可以邀请外系统、外单位的纪律检查部门的同志作为“遴选特邀监察员”见证整个遴选工作的全过程。尤其是各高级人民法院要主动加强对所辖下级人民法院的法官遴选工作进行定期或不定期的检查,严令禁止出现超编制进人、降低准入门槛进人、违反程序选任法官等现象,发现问题一定要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坚决予以纠正。各地法官遴选工作的具体情况要形成书面材料向最高人民法院相关负责部门报告。

 

总结

我国法官遴选制度的完善,必须在法官职业化的大框架下进行,明确法官遴选制度的目标,稳扎稳打,步步推进,不能企图勾勒出现代法治国家法官遴选制度的框架后“毕其功于一役”,也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要在长远目标的指引下,实现当前最切实可行的目标,不断丰富和完善法官遴选制度的内容,加快法官职业化建设,促进法治进程。我国法官遴选制度的完善,不能完全照抄照搬西方国家的模式,也不能对其全盘否定,必须坚持既要遵循司法制度的内在规律,又要从实际出发,从我国当前的国情出发,弃其糟粕,取其精华,科学合理的构建现代法官遴选制度。

 

参考文献

[1]王琦. 民事诉讼诚实信用原则的司法适用[J]. 中国法学,2014,04:250-266.

[2]刘义军,徐春成. 法官逐级遴选制度的构建[J]. 理论探索,2014,06:107-110+128.

[3]苏力. 法官遴选制度考察[J]. 法学,2004,03:3-24.

[4]冯晓月. 我国法官遴选制度研究[D].吉林大学,2015.

[5]王琦. 我国法官遴选制度的检讨与创新[J]. 当代法学,2011,04:84-89.

[6]程海龙. 我国法官遴选制度研究[D].河南大学,2013.

[7]米勇. 法官遴选制度研究[D].吉林大学,2009.

[8]陈文兴,詹素娟. 论我国法官遴选制度之再优化[J]. 法学评论,2007,03:102-106.

[9]桑晨. 我国法官遴选制度研究[D].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15.

[10]杨知文. 中国法官的职业化遴选:现状、改革与发展[J]. 重庆工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04:83-89.

[11]乐巍,陈璐. 法官员额制改革背景下法官遴选制度的困境与出路——基于C中级法院法官遴选制度运行状况的实证分析[J]. 法律适用,2016,04:102-106.

[12]宋建朝,付向波. 探索中国特色的法官遴选制度[J]. 人民司法,2006,03:30-36.

[13]曾洪波. 我国法官遴选制度简论[D].湘潭大学,2005.

[14]张淑钿. 论香港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对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遴选的影响——从首席法官遴选程序的改革争议切入[J]. 政治与法律,2015,10:105-115.

[15]曲瑞. 法官遴选制度探究[D].吉林大学,2010.

责任编辑: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