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法官园地
浅谈如何通过民事审判提升少数民族地区人民群众法治意识
  发布时间:2018-02-25 12:49:52 打印 字号: | |

人民法院是国家的审判机关,基本任务是保护人民、惩治犯罪、维护稳定,为社会主义各项建设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作为边远牧区少数民族基层法院如何通过民事审判工作参与社会管理,提高辖区人民群众的法治意识,在维护社会稳定、保障民生建设、促进民族团结方面发挥职能作用,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然而,民族地区民事审判工作与民族地区经济发展、宗教信仰、风俗、生活习惯有着密切的联系,具有其自身的特点,在开展民事审判工作中存在着许多的问题,基层法院如何摆脱困境,把深入推进三项重点工作的要求落实到民事审判工作去,通过开展调解工作、巡回审判、双语审判等方式方法,切实维护民族地区和谐稳定发展,保护民族地区人民的合法权益,成为当前民族地区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工作顺利开展的重要课题。

一、少数民族地区民事审判工作的特点

边远少数民族地区的民事审判工作,除了具有其自身共有的特点外,因民族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宗教、民族习性、民族风情、法律意识、民族地域结构等方面的原因,还具有符合少数民族实际的一些具体的特点。在少数民族地方开展民事审判工作,只有在总体法律原则的指导下因地制宜、因人而异、对症下药,才能达到事半功倍、案结事了的效果。其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民族成分复杂,纠纷产生具有特殊性

 在少数民族地区,区域民族结构复杂,都是大杂居小聚居,大杂居的特点引起的纠纷往往伴随着宗教、民族矛盾等方面的因素,案件性质较为复杂,长期以来各民族之间存在的民族、宗教问题的差异,导致一些单纯的案件却可能会因为处理方式或结果成为民族纠纷和宗教问题的“导火线”,正常的司法程序会面临着社会稳定与民族团结所带来的强大压力。因此,案件的审理变得更为复杂,审理难度更大。而小聚居的特点引发的纠纷大多源于琐碎的生活摩擦,且诉讼标的较小。在少数民族地区,由于受到经济发展因素的影响,纠纷产生的原因更多地以婚姻、抚养、继承等一些琐碎的生活摩擦为主。以海晏县为例,该县法院离婚、继承、抚养案件占所有民事案件的65%以上。该类案件除具有“琐事”的特点及诉讼标的较小外,有的还表现非金钱的诉讼请求甚至有些还具有道德等成分。

 (二)办案条件及环境的恶劣性,案件审理难度加大,办案成本高

少数民族多聚居于边远山区及牧区,受历史因素、地理环境和经济基础的影响,经济、文化、交通、教育、卫生发展水平相对落后,少数民族地区民事审判工作的开展,往往面临相对落后的基础设施、相对恶劣的自然条件。众多民族地区法院共同面临的一个非常棘手而又不可回避的问题就是办案成本较高,一个普通的民事案件,由于居民居住较为分散,山高路远,通讯不畅,仅仅送达就用去几天的时间,有些案件还不能使用汽车等交通工具,办案人员经常要步行才能送达,靠“月光下送达”方式完成。若当事人一方确因特殊原因不能出庭,审判人员还得考虑巡回就地开庭。另外,各民族公民都有使用本民族语言进行诉讼的权利,对于不通晓当地通用语言文字的诉讼当事人、参与人,还得为他们聘请翻译,而少数民族地区的法官也存在不通晓民族语言的问题。由此造成了办案效率低、办案成本高的现象。

 (三)受教育程度低,法律意思淡薄,用习俗代替法律现象较为普遍,法院审理难度加大

相对于城市居民,民族地区农牧民受到的教育程度较低,很多人小学都没有毕业就辍学回家务农了,较低的文化程度导致了他们法律意识淡薄,且各民族都保持着传统的、各异的民族风俗习惯。他们遇到问题不是寻求法律的解决途径,首先想到的是私力救济,依照自己民族的习惯与传统方式去思考和解决。另外,少数民族所具有的豪爽、直率的个性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纠纷的解决,具有“以和为贵、协商解决”的纠纷解决特点,能否处理好这些问题,直接影响着审判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

(四)工作要求的多重性

少数民族地区的人民法院履行法律赋予审判职能,通过审判执行活动来保护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公平与正义,同时,还肩负着落实民族政策、促进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保持民族文化传统、维护民族团结等重任,法官在审判工作时,往往肩负着维护民族团结与社会稳定、促进跨越发展与保持民族传统、传统司法与变通司法、司法能力与民族工作能力建设的多重压力,加重了少数民族地区法官工作的负担,同时使民事审判工作在少数民族地区显得极为重要且难以开展。

 二、新形势下,少数民族地区民事审判工作的困境

随着改革的深入、民主与法治建设的进步,少数民族地区与全国的其他地区一样,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思潮等各个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变化,对少数民族地区法院的审判工作,尤其是民事审判方面同样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一方面,社会的发展进步对民事审判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另一方面,社会的转型时期难以避免的各种社会矛盾会不期而遇,少数民族地区面临的社会矛盾更趋多样化。这些因素的存在,使得少数民族地区法院的民事审判工作面临着诸多的困境:

 (一)法官队伍建设落后,双语法律人才的缺乏

少数民族地区人民法院队伍的建设仍然极为落后,法官队伍素质不够专业,业务能力不够强,工作机制不够规范,这些因素的制约,导致当前的工作要求与相对滞后的执法力量的矛盾在少数民族地区仍然是难以得到根本的解决;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民族法院工作进步的步伐和发展速度。法官的业务能力、素质决定着案件审理的质量。由于地处边远、经济落后难以引进人才,同时少数民族地区经济落后案件类型并不丰富,培训学习的机会不多,法律知识更新较慢,因此相对于东部发达地区的法官,民族地区法官业务素质差距很大。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民族地区民事纠纷形式也越来越多样化,这就对法官的业务素质提出了高的要求,业务亟需提高。少数民族地区的法院面对着众多的少数民族当事人,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如果法官掌握少数民族语言、了解民族习惯,会更贴心与少数民族当事人沟通、交流,当少数民族当事人参与到审判时,能增强他们对司法过程的理解和裁判结果的接受能力。但是目前少数民族法官已经越来越少,掌握少数民族语言的法官极其缺乏。以海晏县人民法院为例,该县是海北藏族自治州四县之一,辖区内生活着藏、蒙古、回、撒拉、土族等民族,但懂双语的少数民族干警只有2名。因此,缺少掌握少数民族语言、了解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的法官已经成为制约民事审判工作开展的重要瓶颈。

(二)先进的法律思想和制度同落后的意识形态之间的冲突

少数民族地区法院面对的当事人多以少数民族群众为主,由于社会经济发展较慢,开发滞后,广大人民群众的文化基础较低、法律意识淡薄。而国家的法治建设与当今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同步发展的,有些法律制度甚至走在世界的前列,这就使得较为先进的法律思想和法律制度同当地的思想意识发生了冲突。比如在民事诉讼中当事人的举证意识不强,诉讼中存在较多的不良举证行为。举证风险意识不强,在诉讼中向法庭提供证据材料时不断出现提供伪证的情况。这些落后的法律意识制约着民事审判工作在当地顺利开展。

 (三)高成本、低效率、固化的诉讼模式与人民群众的司法需求之间的矛盾凸显

 少数民族地区办案条件及环境的恶劣性,致使案件审理难度加大,办案成本高、效率低的特点,决定了常规化的审判模式难以在民族地区顺利开展。与城市发达地区相比较,发达地区因群众的法制意识相对较高,长期的经济交往经验促使其具有一定的抗风险能力,在利益受到损害时,大多依赖于即公力救济,但在欠发达的少数民族地区,人与人交往的方式更多地建立感情的基础之上,即便进行市场交易活动,也在很大程度上与亲情、友谊具有一定的粘和性,一旦矛盾纠纷发生,如依照“立案审查—开庭审理—宣告判决—申请执行”这样的正常司法途径去解决,不仅造成当事人无法承担高额的诉讼成本,而且在法律意义上公正权威的判决结果却往往也与当事人的期望不一致。当事人仍然保持着传统的观念,追求着其传统民族文化中的一些落后价值,如有一个案例就是当事人其祖坟受到破坏,并不要求侵权人承担修葺费用,而是强求侵权人在坟前行跪拜之礼,此种诉求难以得到法院的支持。此类纠纷常常使少数民族地区的人民法院难以平衡各方的利益,更难以通过正常的审判模式来平衡当事人的心理,进而彻底消除社会矛盾。如仅仅通过正常的、规范化审判模式解决纠纷,将导致上诉率的不断上升,执行工作难以开展,信访案件不断增加,进而威胁到民族地区的社会和谐稳定。因此,寻求便民、高效、易受少数民族群众欢迎的、适合本地区的矛盾纠纷解决途径,如何从源头上消除执行难、缠诉、上访等现象,困扰着少数民族地区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工作的开展。

(四)民族地区人民法院落后的基础设施严重制约民事审判工作

审判权的全面正确实施必须建立在充分的物质保障基础上。最高人民法院要求人民法院工作必须坚持“从严治院、公信立院、科技强院”的工作方针,“科技强院”是少数民族地区人民法院高效、便捷服务民众的基础,然而在许多少数民族地区人民法院基础设施却依然十分落后,以海晏县人民法院为例,现有一栋审判综合楼和一栋办公楼,均建成于2009年,全院只有一个审判庭,大量的案件涌入法院,难以完全排期开庭,有些庭审活动职能在办公室开展,既不严肃规范,又不利于法院机关的安全保障,同时该院的电脑、办案用车等设备不足与老化,也严重地影响着该院的办案质效。人民法庭基础设施落后也严重影响着其作用的发挥,由于现有的经费保障不足,基层人民法庭的房屋、办公等设施、设备更新较慢,严重打击工作人员的积极性,难以达到派出法庭便利当事人诉讼为的目的。即使上级法院重视法庭的建设,但少数民族地区人民法庭的底子差、起步晚,设施设备老化问题依然严重,对民事审判工作在民族地区开展制约明显。

三、少数民族地区民事审判工作如何才能进一步增强人民群众的法治意识

(一)树立现代司法理念,奠定少数民族地区民事审判工作能进一步增强人民群众的法治意识的思想基础。司法理念是司法能力的思想要素,是支配法官司法活动中的思维和行动的精神指导。法官是否具有现代司法理念,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司法能力的高低。少数民族地区民事审判工作能否进一步增强人民群众的法治意识,关键之一在于能否树立与之相适应的司法理念。最高人民法院指出,“人民法院和法官要树立中立、平等、透明、公正、高效、独立、文明的现代司法理念”。随着执政为民和构建和谐社会目标的提出,现代司法理念也应与时俱进,不断充实和完善。除了中立、平等、透明、公正、高效、独立、文明这些司法活动的基本要求外,应将为构建和谐社会提供优质的法律服务和司法保障作为现代司法理念的核心和最高标准,用其指引和检验法院工作。由于经济、文化落后,信息闭塞,少数民族地区传统观念不易消除,有些法官的执法观念、审判意识往往还停留在传统司法理念上,急需从“就案办案、孤立办案”;“重打击,轻保护”;“重实体、轻程序”等局限中解放出来,树立增强法治意识相适应的现代司法理念和思维方式。在司法实践中,自觉将审判活动放到构建和谐社会大局中来考虑,及时调整办案的指导思想和工作思路,用现代司法理念去分析问题和审理案件,准确把握法律精髓,妥善协调好各方利益,兼顾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最终作出社会公众能够普遍接受和认可的最接近正义的裁决,真正使审判工作服从服务于和谐社会这个主题,融入构建和谐社会大局当中,增强司法服务的主动性和创造性。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通过每个活生生的案件改变人民群众法律认知,进一步增强法治意识。

(二)在少数民族地区审判工作中运用民俗习惯达到增强人民群众法治意识积极作用。一是充分运用民俗习惯,更能促进民族团结,确保社会和谐稳定。“习惯法乃是这样一套地方性规范,它是在乡民长期的生活与劳作过程中逐渐形成;它被用来分配乡民之间的权利、义务,调查和解决了他们之间的利益冲突,并且主要在一套关系网络中被予以实施”。少数民族地区的人民法法官在审判工作时,往往肩负着维护民族团结与社会稳定、促进跨越发展与保持民族传统、传统司法与变通司法、司法能力与民族工作能力建设的多重压力。在司法实践中运用民俗习惯,使得司法活动更接近现实、更为灵活、更易于被少数民族群众接受,更能有效化解社会矛盾,尤其是在处理不同民族群众之间利益纠纷,民俗习惯的现实性与灵活性发挥着更为重要的作用。在司法过程中,将善良的民俗习惯引入审判领域,在坚持现行法律规定精神的前提下,运用善良风俗解决社会矛盾纠纷,就是转变司法观念、创新工作方式的一个具体体现,是司法促进社会和谐的一个重要举措。二是充分运用民俗习惯,符合当事人的共同意愿,提高司法裁判的社会认同度。司法裁判的社会认同,意味着法院作出的裁判被社会公众广泛而普遍地共同信奉并遵行。司法裁判的社会认同能够体现法官裁判行为的社会价值,是司法裁判正当性与合法性的基础。如果司法裁判的社会认同度不高,将会滋长公众对司法的不信任感与不满情绪,影响社会成员对司法的坚定信心和信念,同时也会使司法主体丧失自信心和自豪感,危及司法权威。民俗习惯具有其历史渊源,是人们在长期共同生活中约定成俗的规矩,是人们最容易接受的共同做法,千百年来人们就是这样自觉的共同遵守,谁破坏了这一习惯,谁就破坏了共同制定的规矩,他就要受到谴责,使他背上沉重的精神压力,因此在处理违背民俗习惯的矛盾纠纷中,就要用共同遵守的民俗飞快的方法去解纠纷,人们普遍容易接受,矛盾也比较容易化解。三是充分运用民俗习惯,克服立法的抽象性及制定法的僵化性。民俗习惯贴近民族地区生活,充分运用民俗习惯能够有效弥补民事立法的抽象性。民法典体系固然完备、详细,但其具有高度抽象性,且立法无法渗透到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不关心稀罕之事。然而,民俗习惯却不同,它对社会生活事务则不分巨细地渗透于社会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人们日常生活的各个领域都受到民俗习惯潜移默化的影响和调整。民俗习惯深深根植于民族的精神观念和社会生活之中,通过一代又一代的感染、传承,相沿成习,已经被模式化为一种带有遗传性的特质。它被特定社会群体所选择、认同和接纳,经过长时间的积累、净化才得以绵延、传递,凝聚着民族的心理、智力与情感,积淀着祖辈们长期思考和解决各种社会问题的智慧和经验,有着巨大的、高度的稳定性、延续性、群体认同性和权威性,事实上已经成为乡土社会更为常用、更为容易接受的法律样式。 四是充分运用民俗习惯,可以提升司法公信力、培育民众法律信仰的需要。从司法实践来看,民俗习惯是情理法的载体,凝结着社会大众普遍性的价值准则,往往与一定时空条件下人们的认知水平、价值观念、是非观与正义观相契合。将民俗习惯运用于司法裁判,有助于在纠纷解决结果中实现“情理法”的统一,提高司法的社会认同度,提升司法公信力;还可以在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依据法律原则在个案中适用习惯,填补法律漏洞,公正合理地解决纠纷;还可以有效缝合国家法与民间法之间的裂隙,使得案件的处理既合乎法律,又合乎当地风俗和情理,从而赢得当事人的广泛认同。

(三)进一步加强少数民族地区司法调解工作力度。

通过民事案件的调解工作以点带面,星火燎原,最终实现进一步增加人民群众法治意识的目标。在审判实践中了解和掌握涉及少数民族民事审判工作出现的新问题、新情况,对于一些矛盾容易激化的案件、群体性案件、社会特别关注的案件、双方都没有证据优势的案件、解决纠纷后当事人仍需在一起继续工作或生活的案件、法律规定不明确或者滞后的案件等等,都要优先考虑适用调解方式结案。对刑事附带民事案件、行政案件、执行案件等都要尽量采取协调和解解决。不断探索新的涉及少数民族地区的调解方式方法,根据不同案件的具体情况,因案制宜、因人制宜、因时制宜,找准矛盾点,发现平衡点,寻找突破点,捕捉切入点,着力提高调解成功率,实现办案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确保调解协议的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不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他人的合法权益,充分尊重当事人对案件实体和程序的的处分权,保证调解实体和程序的公正。促进调解工作的有效开展,提高案件调解质量和调解效率。以点带面,星火燎原,最终实现进一步增加人民群众法治意识的目标。

责任编辑:办公室